北京甘同风险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Beijing Gather Risk Management Consulting Co.,Ltd.
运用芝商所人民币期货对冲汇率风险
来源:【期货日报】 编辑整理:【甘同风险】 发布日期:【2015-06-03】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加快,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加大,涉及人民币业务的企业、金融结构和非金融机构在对冲人民币汇率波动方面的需求日益攀升。

  5月28日由上海期货交易所携手郑州商品交易所、大连商品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在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和中国期货业协会的支持下,以“一带一路战略下期货市场的发展与合作”为主题,在中国上海举办第十二届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在5月29日下午的货币衍生品分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张承惠表达了对一带路给我国外汇期货市场建设带来的机遇的看法。他提出,一带一路已经成为一项新的国家战略,在这个大战略之下一带一路区域非常需要汇率的避险工具,沿线国家的货币对美元的汇率的波动率非常高,而中国企业的平均利润率比较低,在这么低的利润率水平之下的企业怎么样来应对这么高的汇率波动率?因此,一带一路战略需要一个集中的有效率的有足够规模的外汇期货市场。

  其作用有如下三点:

  第一可以为企业提供避险工具,而且现在分散的外场外汇期货市场的流动性不够,交易成本也比较高,如果建设一个场内的外汇期货市场,对企业汇率避险应该说是非常有作用的。

  第二点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一带一路沿线所提供的外汇衍生品的数量和品种都是有限的,这个也是一个现状。

  第三点一带一路是国家的战略,国家的战略需要一个国家级的外汇交易市场为国家战略提供支撑。

  回顾全球外汇市场发展历史,外汇风险管理始于1973年布雷顿森林协议崩溃及浮动汇率制度实行之后。从海外市场发展经验来看,OTC市场的外汇远期合约和外汇掉期是外汇风险管理的两大主要衍生品工具。而外外汇交易市场是一个由二十家大型国际银行充当做市商的受轻度监管的宽松全球网络,其中远期合约通常采用由银行向客户授予的信用额度在客户与银行之间进行交易。因此OTC市场的外汇远期和外汇掉期具有交易便利性、灵活性和低成本等优势。

  然而,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随着监管加强和场外工具标准化,外汇期货得到快速发展。2010年国际清算银行调查显示,外汇期货的每日交易额比外汇远期、外汇掉期交易高7%。

  从人民币汇率角度来看,场外离岸人民币外汇远期和掉期市场从宣布之前的一片空白发展至每天成交量高达30亿美元,与以人民币计价的离岸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交易(NDF)市场相差无几。然而,对于一些新兴市场货币而言,外汇期货交易量(在可用时)通常高于相应的外汇远期合约,因其交易成本相对较低、信用较高和相对规范。

  2013年2月25日,芝商所(CME)推出人民币期货合约,此次推出的是可交割离岸人民币期货,而无交割人民币期货早在2006年8月28日CME就已经上市交易了。从发展趋势来看,2010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与香港金融管理局签署备忘录在香港进行离岸人民币交易之后,离岸人民币市场迅猛发展。这也为离岸人民币期货的推出创造了条件。

  在离岸人民币期货借助人民币国际化东风之际,国内企业如何运用CME人民币期货进行风险对冲呢?根据企业自身行业,经营模式的特点,制定合理的汇率风险管理方案是很有必要的。在运用CME人民币期货进行风险对冲之前,需要牢记的是,第一,必须要以真实的外汇风险敞口为依据。第二,要以企业自身风险偏好为准绳,在充分理解产品的基础上,选择适合的避险工具。

  运用CME人民币期货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确定企业自身的风险敞口。对于未来某个时间即将收到人民币资金的企业而言,其风险敞口在于人民币贬值风险;对于未来即将支付人民币货款或者资金的企业而言,其风险敞口在于人民币升值风险。

  其次,确定对冲人民币风险的比率。构建避险策略时的第一件事,就是必须考虑承受的风险有多大。这个对冲比率相当于企业暴露的人民币风险敞口总额和CME人民币期货合约规模。CME人民币期货合约分两种,标准合约规模为10万美元,迷你合约的规模为1万美元。

  再次,企业可以通过买进或者卖出CME人民币期货以抵消现货市场的损失。对于担心未来人民币贬值的企业而言,需要卖出CME相应规模人民币期货合约,原因在于CME人民币期货报价是美元/人民币。而对于担心人民币升值的企业而言,可以买进一定数量的CME人民币期货进行对冲。

  最后,对冲的效果取决于基差(人民币期货价格减去现货离岸市场人民币价格)的变动,基差受到美元与人民币利率关系的影响,基差的不利变动会导致对冲效果大打折扣。